(精彩@完本小说)《百折不挠林晨》(全文免费阅读)


2019-12-24 13:51 | 安贝贝 | 来源:中国荷都网
  ▲最新漫画小说【百折不挠】别名《百折不挠》

  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,txt电子书免费下载,全章节漫画。

  ▲韩漫小说【高清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无删减+限时免费+番外+】漫画。

  微信搜索公众号【深情文学】回复【77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喔!

  ▲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2月24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  ▲《百折不挠》完整版已有~

  

67.jpg

 

  我看着齐朗去拿着手电在石头上不停的打灯,他左摇右摆的看着,看上去很专业。

  我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,不过我希望他去玩玩。

  老板问齐朗:“这年轻人谁啊?”

  齐朗立马说:“也没谁,就我一个故人的朋友,我挺照顾他的,他妈在我饭店里洗盘子,我想让他给我开车,不过现在年轻人手高眼低的,还不愿意,想要来瑞丽赌石,他爸你知道吗?就是那个常年在你们大街上睡大街的人,早前想要一刀暴富,最后跳河死的那个。”

  老板笑了笑,一副明白的意思,看我的眼神,也有点鄙视的意味。

  我特别不高兴齐朗说我爸,谁说我爸我都能忍,但是就齐朗不行,他齐朗以前就是给我爸开车的,就是他带我爸来赌石的,我爸给了他机会,他祸害了我爸,他不能在我爸死了之后,还这么调侃我爸。

  齐老板说:“这料子真好啊,二十万是不是?我想要,你能不能便宜点。”

  老板笑着说:“你这么大一个老板,还给我砍价?就二十万了,人家玩不起,你玩不起吗?别掉自己身价。”

  齐朗笑了笑,他说:“那行吧,我要了。”

  齐朗说完,我就看着他的跟班拿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出来了,里面都是现金,来这边赌石,基本都是现金,看的人眼晃的很。

  那块石头不过七八公斤,但是就能卖二十万,这就是赌石,没钱千万别碰,一块石头能让你一夜暴富的前提是,你得有承受他价值的资本。

  齐朗拿着石头走到我面前,他说:“林晨啊,千万别玩,记住了啊。”

  我笑着点了点头,对于这个老板,我留了个心眼,看着挺和气的,其实坏的很,他就不告诉齐朗这块料子有裂痕,我也不说,你齐朗不是有钱吗,我看你能输多少。

  郭瑾年走到我身边,他跟我说:“你呀,面对齐朗这种人,你要么忍,要么残忍,怎么做,你自己掂量。”

  郭瑾年这个人,老沉的很,在边上看着一句话不说,把齐朗当空气,看着挺和气,但是其实心里有一股阴狠的劲,从他教训陈勇亮我就看的出来了,内敛不外放,但是心里都有。

  刘虎说:“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?在登机的时候就在那显摆了,现在又在抢我们的料子,你要是看他不爽,我在瑞丽认识的人多,找人收拾一下。”

  我说:“回头在说吧,抢的料子不一定能赢,那块料子都是裂,我感觉能出帝王裂,这个老板阴险的狠,他只说这块料子的好处,根本不说这块料子的坏处。”

  郭瑾年笑了笑,他说:“我就怕你跟你爸一样,一头扎进这赌石行里,分不清好人坏人,看不清世道人情,不过你现在明白了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

  我点了点头,郭瑾年给我一种感觉,他在培养我。

  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。

  齐朗买的这块莫西沙给我提了个醒,莫西沙敞口的赌石赢了一次,但是不代表每一块莫西沙敞口的赌石都能赢,所以不能沉迷在一个敞口,我得多看,不管任何敞口,只有能赌赢的原石才是好的原石,敞口只是给我提供参考作用,并不能确定最后的结果。

  我在架子上转悠了一圈,我看着有一排原石摆放的地方没人看,我就走过去了,这块货架上摆着的都是黑色的原石。

  在赌石圈,黑色的原石被称作黑乌沙,在很多人的心里,黑货都是出垃圾的代表,通常以种嫩还有底子灰为代表,加之很多原石裂纹多,经常还会出卯水,搞的大家见黑就怕,甚至说已经有阴影,都远离黑货了。

  确实,黑乌沙在赌石圈里还有一个恶名,就是十赌九垮,也就是说,你赌黑乌沙,你赌十块有九块都赌不赢。

  但是其实黑乌沙也是出好货的赌石代表,比如莫湾基的赌石,他就能赌出来帝王绿,迄今为止,赌石圈出的帝王绿,有一大半都是莫湾基的黑乌沙出的。

  这个区域摆放的就是莫湾基的赌石,莫湾基老场口大多以黑乌沙皮,腊皮,灰沙皮常见。赌性很高一般以黑皮出名,具有出高色水头短的性质。

  此场口的石头的最大特点是带有明显的白斑,而且颜色偏灰,只要有表现,种好,就肯定有色,涨的机率很大。如果有白蟒的把握就更大。

  我在赌石架子上看了一圈,看到一块七八公斤的料子,这块料子很吸引人,造型很正,像是一块隆起来的面包一样。

  这样的料子吸引人的原因是他手镯的位置很明显,你能清楚的看到有几个手镯的位置。

  赌石首选做的饰品就是手镯。

  我看着料子的表皮,乌黑油亮,皮壳油性还可以,局部有脱沙表现,我拿着手电在料子的皮壳上打灯,脱沙处可看到有晴底。

  郭瑾年跟我说:“莫湾基的料子是裂最多的料子,而且打灯都不见得能看的穿,并且只是一小部分脱沙而已,打灯又不能穿透,怕有变种的可能。”

  郭瑾年说他不懂赌石,从这句话就暴露出来,是假的,他懂赌石,可能是他输怕了,所以不敢说自己懂赌石了。

  我点了点头,灯下的效果,很明显了,料子可赌性非常强,翡翠有裂是正常的,在野外风化几亿年,没有点裂不可能是真的翡翠的。

  我赌这块料子的种水,色,至于裂跟变种,那就是跟老天爷赌了,如果真的有裂还有变种,算我倒霉。

  我说:“老板,这块料子多少钱?”

  老板走过来,笑着看着我,他问我:“你有多少钱?”

  他那表情十分玩味,有一种强烈的鄙视感,虽然带着笑脸,但是还是给我一种油腻腻恶心的感觉。

  我说:“老板,你报个价嘛。”

  老板点了点头,他说:“是你赌,还是郭老板赌?”

  这还分人,我笑起来了,我说:“我赌石什么价,郭老板赌又是什么价?”

  老板说:“你赌啊,我怕你死在我门口,郭老板赌,那就一切好说。”

  我舔着嘴唇,我说:“报个价!”

  看着我严肃起来了,老板就说:“五十万。”

  听着五十万,我心里就觉得好笑,真是生人往死里宰,他也不怕天打雷劈把他给打死了。

  我说:“五千!”

  听到五千,老板笑起来,他说:“郭老板,要不是你在这,我真的大嘴巴子抽他。”

  郭瑾年瞪了老板一眼,他说:“那你可以抽一个试试。”

  老板立马怂了,他说:“打狗还要看主人是嘛,我就这么一说,他这话太刺挠人了,这五千合适嘛?不合适,哪有这么还价的,郭老板你自己说说看,是不是?”

  刘虎冷声说:“那你他妈废什么话?报个价不就行了?”

  老板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了,他看着石头,沉吟了一会,他说:“十万,诚心价,你要是连十万都拿不出来,你也就别玩石头了,外面有垃圾堆,在那里面扒拉,我送你玩都行。”

  我手里就五万块钱,不够。

  “哟,开了开了。”

  我正寻思着呢,突然听到切割机那边说开了,我看着不少人都围过去了,是齐朗那块石头开切了。

  我看着齐朗拿着石头走到门口,神神秘秘的,藏着掖着的,那块料子我大概率的都已经猜到了,帝王裂。

  我看着齐朗一点点的把石头给打开,他脸上的笑容特别足,但是当料子一点点打开的时候,他的笑容慢慢的僵硬了。

  “恭喜,帝王裂一块。”

  不少人都在他边上围观起哄,我看着齐朗有些气急败坏,他蹲在地上,拿着手电打灯,看着料子上密密麻麻的裂纹,一副痛不欲生的感觉。

  我笑了起来,这块料子天空蓝玻璃种,市场价至少得过大百万了,可惜,就是因为裂太多,没办法做首饰,他就一文不值,这种东西比你赌输了还要难受。

  齐朗站起来,把石头丢在我脚下,他说:“你跟你爸一样,就他妈一衰鬼,你懂什么赌石啊?还说着块料子好,我跟你说,赶紧给我回家去,别在这种地方玩,你迟早跟你死鬼老爸一样迟早死在这大街上。”

  我笑着看着齐朗,懂不懂赌石我心里清楚,但是我很清楚一件事,你肯定不懂赌石。

  齐朗说:“坐不坐我的车?我告诉你啊,别怪我没提醒啊,你要是死在这,你妈可就完了,没有人来给你收尸的。”

  这话特别刺耳,我摇了摇头,不想跟齐朗回去,齐朗立马打开车门就上车走了。

  郭瑾年在我耳边小声地问我:“这块料子有什么难处吗?”

  我说:“我就五万块钱。”

  郭瑾年二话没说,他说:“我投资你五万,给我好好赌,赌赢了,我教你怎么反击齐朗这种人。”

  我看着石头,郭瑾年的话很诱人,我现在是没办法反击齐朗的,但是我特别想给他一个教训。

  我说:“好,就赌这块料子。”

  我立马把钱拿出来摆在桌子上,刘虎也不含糊,拿着五万块钱给老板。

  我知道这块料子对我很重要。

  是郭瑾年对我人生的第一次投资。

  也是我走上人生正轨的第一步。

  只有用一句话来形容我的处境。

  一刀天堂。

  一刀地狱。

  我拿着石头在切割室排队,齐朗输了钱,把怒气撒到我身上,他说我不懂赌石,说我给他带来了坏运气。

  其实,我是故意整他的。

  我知道那块料子有帝王裂,但是我就不告诉他,我就看着他输。

  我懂不懂赌石,郭瑾年看的最清楚,他看到齐朗赌出来帝王裂之后,立马就问我这块赌石有什么难处,他要我买,是为什么?

  是因为知道我的眼光独到,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投资我了。

  我排了半个小时才轮到我。

  我把石头给切割机的师父,师父问我:“对切吗?”

  我说:“不行,莫湾基的赌石不能对切。”

  师父瞥眼看我了一眼,小声说:“内行啊。”

  莫湾基的赌石是赌高色的料子,他容易出高色,但是有一个缺点,还是裂的问题,所以赌莫湾基的赌石,必须要开窗,如果开的窗口,能出高色,那么这块石头就不用切,直接可以卖给下一个胆子大的来接盘。

  一刀切,最容易见光死,高色帝王裂是没用的,我赌石不求你一刀暴富,但求最大限度的赢钱。

  我跟我爸不一样,我不恨,不贪,但求一个稳字。

  师父拿着钻头,准备给我开窗,我立马说:“用t头,这块料子种肯定老,你用一般的钻头是不行的。”

  师父说:“懂行。”

  这个时候一直文文静静不说话的郭菱问我:“这有什么讲究吗?”

  我有些意外,没想到郭菱居然会问我关于这方面的知识,我很想在她面前表现。

  我说:“一般种水料子都是用t头的,因为料子种老的话,很坚硬,你用其他的钻头,很难进去,就跟人洗牙一样,都t头刀,而达马坎雾色料子一类,则用圆头当然了,磨头的选择,看大家自己的习惯,这个东西没有任何的规定的,行里懂的人就懂,不懂的人,就糊弄过去了。”

  郭菱恍然大悟一样,他笑着说:”我爸经常说神仙难断寸玉,这说明赌石是很讲究的,我知道你懂,但是我还是很奇怪,你怎么知道之前那块赌石是帝王裂呢?”

  我笑了笑,我说:“这就要说打灯了,灯下基本上能看的清料子内部的情况了,详说有太多的讲究了,我就不细说了吧。”

  郭菱点了点头,他说:“有时间我们研究研究吧。”

  郭菱的话让我内心有一种振奋的感觉,她好像是给我一种接近她的机会,但是我现在又十分清楚,他就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女神峰,她这种女人要的必然是坚定如一的爱情,我给不了,我也清楚,我现在没有资本伤她。

  所以,即便我内心有无数个念头,我也只能先按下去。

  我看着赌石,我这个时候迫切的想要赢钱。

  对郭菱又多大的不甘心,我现在就有多大的渴望,我恨不得一步登天,直接走到跟郭瑾年一样的高度。

  这样我站在郭菱的面前,就可以平视她。

  石头的窗口一点点被磨开,师父把石头放在水里清洗了一下,然后快速的抬头看着我,脸上的表情很惊讶。

  看到师父的这个表情,我心中咯噔了一下,赶紧朝着石头看过去。

  当我看到那块石头在水里面的颜色时,我心惊肉跳,呼吸都有些艰难!

  微信搜索【深情文学】回复【77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
  《百折不挠》更多无删减小说。